主管:中央精神文明建設辦公室   四川省精神文明建設辦公室   承辦:四川省新聞中心

登陸 | 注冊   呼啦論壇   舊版回顧   返回首頁

魯迅博物館

發表時間:2017-02-24    來源:百度百科

  魯迅博物館(Lu Xun Museum) 位于北京市西城區阜成門內大街宮門口二條19號,1956年10月19日正式開館。魯迅博物館是中國人民為了紀念和學習中華民族的思想文化巨人魯迅先生而建立的社會科學類人物博物館,現為司局級公益性事業單位,隸屬于國家文物局,是中央國家機關思想教育基地、北京市愛國主義教育基地。

  位于魯迅博物館院內的魯迅故居(原為北京市阜成門內西三條21號),是魯迅先生1923年12月購買、1924年春天親自設計改建的一座四合院,1924年5月至1926年8月魯迅在此居住,是魯迅在北京生活的最后一處住所。北京魯迅博物館正是在這個魯迅故居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

  1936年10月19日,魯迅逝世。1936年10月22日,《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中華蘇維埃人民共和國政府為追悼魯迅先生告全國同胞和全世界人士書》中,提出建立各種紀念設施。第一次明確提出建立魯迅博物館的是郭沫若,他在1945年10月19日《新華日報》上發表的《我建議》一文中說:“我建議:應該設立魯迅博物館。凡是關于魯迅的資料,他的生活歷史,日常生活狀態,讀的書,著的書,原稿,譯稿,筆記,日記,書簡,照片,等等;還有關于他的研究,無論本國的或外國的;都專門蒐集起來,分門別類地陳列。讓研究魯迅者,讓景仰魯迅者的人民大眾得以瞻仰。這博物館可建立于上海,北平,廣州。資料可以分別陳列,不能分割的可用照片?!碑斕?,又有胡喬木、何其芳、戈寶權、司徒慧敏等11人寫信給魯迅先生紀念委員會表示贊同,但在國民黨統治下,此建議未能實現。1947年6月,魯迅原配夫人朱安病故,當魯迅故居面臨國民黨劫收的危難之時,王冶秋、徐盈、劉清揚、吳立恒等人通過北平地方法院以“查封”的方式,將這座故居保護下來。

  1949年1月北平解放,軍管會文化接管委員會文物部王冶秋等同志立即派人查看魯迅故居,并開始了恢復故居原貌的工作。9月20日,北京市人民政府安排矯庸、李育華兩位同志負責看管魯迅故居,并在許廣平的指導下,依照魯迅生前居住的情況進行了布置。10月19日——解放后第一年的魯迅逝世紀念日,故居開放一天,接待各界觀眾參觀、瞻仰。

  1950年3月,許廣平將魯迅故居及故居內的文物全部捐獻給人民政府;文化部文物局從北京市人民政府接管了魯迅故居;6月,文化部文物局派人將故居內文物清點完畢并報文化部。11月6日,文物局從上海魯迅故居將魯迅迅藏書裝41箱運往北京,在北京魯迅故居存放。文化部文物局接管魯迅故居后,在保持故居原樣的基礎上,對故居進行了測繪和修繕,并于9月初竣工;10月19日魯迅逝世14周年紀念日,首都文化界舉行隆重紀念會,魯迅故居開放供群眾參觀。此后每年10月開放一次,時間在1個月左右(1954年以后,每周開放2至3天),這種情況一直延續到1956年博物館建成。

  1951年初,王冶秋同志打報告請毛澤東主席為魯迅故居題名,毛主席在報告上批:請郭老寫。后來,郭沫若同志親筆題寫了“魯迅故居”4個字,鑲嵌在魯迅故居大門右側墻上。

  1954年初,文化部決定在魯迅故居東側籌建魯迅博物館。1955年9月,文化部召開會議審定建館設計方案;12月,開始施工。1956年10月19日新館建成及魯迅生平展陳列正式對外開放。

  1958年底,魯迅博物館改歸北京市領導。不久又下放歸西城區領導。

  1961年8月,魯迅博物館重新歸北京市文化局領導。

  1976年元旦起,魯迅博物館回歸國務院國家文物事業管理局直接領導。

  1978年,在魯迅誕辰100周年前夕,魯迅博物館開始第2次擴建,1981年8月竣工,修改后的魯迅生平展9月開放。

  1979年8月21日,魯迅故居被北京市公布為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1980年3月14日,葉劍英同志為北京魯迅博物館題寫館名。

  1993年5月24日,魯迅博物館新展廳工程破土動工,至1994年9月竣工。1995年11月,新展廳基本陳列《魯迅生平展覽》開始布陳,1996年9月布陳完畢。該展覽榮獲全國“1997年十大陳列展覽精品”獎。

  2006年3月,魯迅生平展進行改陳招標、論證工作。

  《魯迅生平展》 全面地展示了魯迅一生的業績。序廳正中雕塑上刻魯迅手書自傳;展廳一層表現“什么是路”、“鐵屋中的吶喊”、“麻木的看客”和“這樣的戰士”四個主題形象,為理解魯迅精神提供啟示;展覽結尾為魯迅葬禮盛況大幅照片。

 《從百草園到三味書屋》的手稿

  北京魯迅舊居 位于北京市西城區阜成門內大街宮門口二條19號的北京魯迅博物館院內,是魯迅先生購買并親自設計改建的一所普通的北京四合院。魯迅先生在此居住期間,共寫作、翻譯了200多篇文章,后來分別收入他的《野草》、《朝花夕拾》、《彷徨》、《墳》、《華蓋集》、《華蓋集續編》等文集中。在此期間,他編印了《中國小說史略》(下卷)、《出了象牙之塔》等,同時還主編和指導編輯了《語絲》、《莽原》、《國民新報副刊》(乙刊)等刊物,為培養大批文學新人付出了辛勤的勞動。

編輯:周琴    

推薦閱讀 »


    河南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